荒唐的国本之争:陆逊被逼致死,东吴因此而没落

  孙吴集团占据江东六郡,又有长江天堑为险,按理来说是不会这么快灭亡的。但可惜的是,孙权晚年昏庸无能,其后代子孙为了皇位又自相残杀。到了末代皇帝孙皓继位之时,他更是荒淫残暴,一手加剧了东吴灭亡。对此,史学家裴松之在为《三国志》作注之时,便总结了两点根本原因。“孙权横废无罪之子,虽为兆乱,然国之倾覆,自由暴。”客观上来说,如果孙权不是随意废立太子,又怎么会让后来的东吴集团陷入到一片动荡之中呢?

  

  “若权不废和,皓为世适,终至灭亡,有何异哉?此则丧国由于昏虐,不在于废黜也。设使亮保国祚,休不早死,则皓不得立。皓不得立,则吴不亡矣。”可以看到,裴松之将孙权晚年的昏聩无能看做了东吴灭亡的导火索。那么他这种说法,到底有没有依据呢?显而易见,从孙权晚年在继承人问题之上的反复来看,他确实要为东吴灭亡承担很大的责任在内。

  

  在这场东吴国本之争中,先后有多位重臣受到无辜欠款,就连陆逊也被胁迫致死。而孙权的三子一女,更是为了太子之位,不惜反目成仇。孙权最早立的太子,是其长子孙登。后者行事颇有孙权风范,对当时朝政起到一些匡弼作用。可惜的是,孙登只活了33岁便去世了。

  

贯。”

  

  可即便如此,孙权的做法还依然令人感到不解。因为从他的表现来看,孙权更加偏爱鲁王孙霸。裴松之注引殷基《通语》曰:“初权既立和为太子,而封霸为鲁王,初拜犹同宫室,礼秩未分。群公之议,以为太子、国王上下有序,礼秩宜异,於是分宫别僚,而隙端开矣。”在孙权的宠爱之下,鲁王孙霸也生出了自己的野心。他开始敌视哥哥孙和,并派人寻找孙和的把柄,想要扳倒太子。

  

  除此之外,孙权的长女孙鲁班,因为和孙和之母王夫人有矛盾,便开始仇视起了孙和:“素憎夫人,稍稍谮毁。”在孙和当上太子之后,孙权还一度想要立王夫人为皇后,这也引起了孙鲁班的嫉恨。就这样,后者便主动与孙霸站在了同一个立场上。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“吴主欲立王夫人为后,公主阻之。恐太子立怨己,心不自安,数谮毁太子。”其实孙和也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任的事情,但是在孙鲁班和孙霸的添油加醋之下,孙权开始相信了二人对孙和的谗言,并逐渐厌恶起了孙和:“权由是发怒,夫人忧死,而和宠稍损,惧于废黜。”

  

  久而久之,在孙霸和孙鲁班的屡次谗言之下,孙权终于起了废掉孙和的打算。对此,丞相陆逊为首的朝臣表示反对。据《三国志?陆逊传》记载:“(陆逊)书三四上,及求诣都,欲口论m庶之分,以匡得失。既不听许,而逊外生顾谭、顾承、姚信,并以亲附太子,枉见流徙。”出人意料的是,孙权不仅没有听从陆逊的意见,还竟然对支持孙和的人生出了杀心。不久之后,陆逊被排挤出了中枢,而与他交好的朝臣,也纷纷受到孙权打压:“太子太傅吾粲坐数与逊交书,下狱死。权累遣中使责让逊,逊愤恚致卒。”可以看到,晚年的孙权不不仅是失去了一定的判断能力,而且也更加的独断专行,他已经听不下任何人的意见。就连威望最高的陆逊,也最终被孙权逼迫致死。

  

  不过,此时的孙权虽然昏庸了点,但他也并不是一味的被儿女蒙蔽。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“吴主以鲁王霸结朋党以害其兄,心亦恶之,谓侍中孙峻曰:‘子弟不睦,臣下分部,将有袁氏之败,为天下笑。若使一人立者,安得不乱乎!’”讽刺的是,孙权既然明知这个道理,还一直纵容鲁王孙霸与太子孙和两方相斗不休。由此来看,孙权对待如此重要的国本之争,也不过是随意的态度了。从这方面考虑,孙权确实要为东吴灭亡负起很大的责任。

  

  就这样,孙权不仅废掉太子孙和,还赐死了鲁王孙霸,同时将幼子孙亮立为了继承人。不久之后,孙权便因病去世了。因为吴主孙亮年幼,所以朝政大权先后落到诸葛恪、孙峻手中。一时之间,东吴朝局乱象频现。

  

  而吴主这个位子,随着孙亮被废、孙休早亡之后,也最终落在了孙皓手中。巧合的是,孙皓也正是废太子孙和的儿子。孙皓继位之后,因为他荒淫残暴,最终指使吴国内部一片混乱。在此情形之下,东吴在面对晋朝20万大军进攻之时,也只能坐以待毙,最终走向了灭亡之路。

  参考书籍:《三国志》、《资治通鉴》

达到当天最大量